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2020年前后辣醬可能會被資本洗牌,將由分散走向集中!

2020-06-14 15:13:42

調味品行業整體呈上升趨勢,但增幅逐年下降。據中國調味品協會統計,去年百強企業的銷售收入達到612.3億美元,增幅分別為12.6%、11.6%和6.1%,去年首次降至個位數。去年,百強企業的總產量為926.2萬噸,2014至2016年的增長率也在逐年下降。近三年來,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分別為10.48%、8.46%和7.1%。

增長率的下降是調味品產業達到一定規模、在產業升級背景下原料成本上升等多種因素的結果,企業符合產品重復升級的趨勢,可以長期保持下去。

調味品行業品牌集中度低。與其他行業和國家相比,調味品市場的品牌集中度過低,即使在醬油、調味醬等較集中的精細分類領域,其領先地位也不明顯。例如,海地,老母親也占了約15%的領域。

辣味醬油行業的現狀與整個調味品行業的現狀相似:市場大,潛力大,項目大,行業分散。根據工業和信息部的數據,2016年調味品和發酵產品的銷售額為3063億美元。在過去,醬油、醋和番茄醬的比例最高,三種產品的綜合利用率高達80%。特別是醬油的大小為40億,辣椒醬占醬油的80%,約為32億。據有關部門預測,2019年辣椒醬的產量將達到38.7億元人民幣。去年,這位母親的銷售額為45億美元,辣醬市場至少能夠容納接下來六位干干母親的辣椒醬總量。

但目前,由于區域限制強烈,導致國家品牌數量較少。小品牌,甚至小車間的辣椒醬工廠至少占市場的50%。顯示上游寡頭,下游百花開花。

辣椒醬行業的另一個現狀是有許多低成本的產品。除了過去兩年出現的水稻大師、懶廚師等新興品牌外,傳統的辣椒醬基本上是10元左右,限制了利潤。

根據幾家咨詢公司的數據,編制了一份消費者調查報告。辣椒醬公司可以作為參考,看看消費者喜歡什么樣的辣椒醬。

1.辣椒醬是醬油領域中最受歡迎的一種。

根據市場調研數據,將消費者喜愛的醬油分為三個等級。

第一級是辣椒醬和番茄醬,分別占消費者喜愛醬油產品的24%和17.8%。

第二梯級為消費者選擇牛肉醬比例的15.5%;

第三梯級甜面醬和芝麻醬,各占消費者選擇的12%。最受歡迎的辣椒醬與大量吃辛辣食物的人有關。目前,全國人口約為14億,其中六億五千萬人可以吃辛辣的食物,或者喜歡吃辛辣的食物。因此,現在許多大公司也瞄準了即將進入戰場的辣椒醬蛋糕。例如,中糧正在研究辣椒醬。

2.近一半的消費者認為辣椒醬還沒有最好的品牌。

目前,45.1%的消費者認為辣椒醬產品沒有最好的品牌。在現有品牌中,排名基本上符合現狀:老干麻排第一,占消費者選擇的20.5%,其次是李金吉9.7%,辣妹9.2%。然后是桂林花橋,掃米。

但這并不是壞事,數據顯示,辣椒醬市場還沒有真正強大的品牌,基本上處于完全競爭狀態,所有醬油公司都有機會迅速拓展市場空間。

3.判斷辣椒醬的消費者標準:味道是最重要的。

消費者判斷辣椒醬好壞的首要標準是產品的味道,占消費者選擇的59.2%,遠遠高于其他條件。認為產品的優劣比為14.9%,選擇價格的消費者為11.5%,產品的顏色為7.5%,產品的包裝為3.6%,其他因素僅為3.3%。

這一數據也顯示出一個問題,事實上,消費者并不那么在意價格,只是說目前的市場價格在整個辣椒醬領域并不高,只有一些新品牌處于高端價格,這一數據可以為傳統辣椒醬企業提供一些借鑒。

4.53%的消費者愿意購買高端熱醬。

在美國,中產階級消費是推動gdp的重要組成部分,到2019年,中產階級將達到3億人。這部分人關心的是生活質量,低價格敏感性。全球領先的市場研究咨詢公司明特爾(Mintel)表示,53%的中國消費者更有可能購買含有高質量成分的醬汁。

到2020年左右,辣椒醬可能會被資本重新洗牌并集中起來。

復興:品牌建設、營銷溝通、銷售模式、產品品味、包裝是否需要滿足年輕人的消費需求。

互聯網:事實上,這與前一個是一致的,與新品牌如范葉相比,傳統調味品企業在這方面起步較晚。雖然60%的企業還擁有電子商務平臺、淘寶店、京東商店等互聯網渠道,但目前電子商務普及率僅為零售的1%。

資本化:當談到調味品的資本化時,你仍然無法繞過老干枯的母親。陶華比的名言“不上市,不融資”已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然而,老干馬不上市的做法不一定適合其他企業。

贏家贏得世界:現有的商業和流通渠道的成本正在增加,進入商店的成本可能高達數百萬甚至更高。流通渠道也是如此,尤其是當行業中的大品牌首先被推出的時候,這給后來者帶來了很大的阻力。我們看一看數字:預計2017年餐飲業的規模將達到或超過4萬億,調味品的最低需求將超過4000億。目前,全球餐飲業使用調味品的比例平均為18%,而中國的比例為12%,而調味品在中國餐飲業消費中所占的比例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55%。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蓝乔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