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重慶老龍門陣丨雙碑也有故事

重慶下里巴人 2020-06-14 15:40:38

要說雙碑,就要先說嘉陵江邊的磁器口。磁器口大家曉得,千年古鎮?,F在游人眾多,熱鬧得很。

  磁器口以前叫龍隱鎮,說是明朝有個叫朱允文的建文皇帝,遭他的叔叔朱棣奪了位不說,還遭到追殺。建文皇帝沒法,只好逃跑。帶了幾個親信,化裝成和尚,開始逃難,一路西行來到四川。據說曾在磁器口的寶輪寺掛過單,因此這寶輪寺后來就改叫成龍隱寺。寺廟這地方也因寺得名,叫成龍隱鎮。

  磁器口的得名,是因為附近歌樂山東面半坡上,有個地方叫青草坡。這青草坡在清代建得有數家窯廠,生產些碗碗缽缽、湯盆菜盤之類的粗磁器。青草坡臨近龍隱鎮,磁器外銷要靠船運,就送到龍隱鎮碼頭來裝船。一時間,這里也成磁器的集散地,熱鬧非凡,號稱小重慶。

  場口外的江邊,設有磁器堆棧,有專門??垦b運磁器的船碼頭。為區別其它碼頭,這碼頭就叫成了磁器口碼頭。時間一久,龍隱鎮這個場也跟著叫磁器口。但磁器口仍然是龍隱鎮的駐地,屬龍隱鎮管轄。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撤銷龍隱鎮,設立磁器口公安派出所民政干事,1954年建立磁器口街道辦事處。以后,龍隱鎮這名字慢慢淡出人們的印象。

  離磁器口不遠,有一個地方現在叫雙碑,當年這里卻是荒野。有一條小溪從青草坡上流下來,匯入詹家溪后,流進嘉陵江。這條小溪上,有一座明代末期修建的小石橋叫永勝橋,過了橋就是一個岔路口。人們不管是上青草坡買磁器、上歌樂山,到永興場、青木關、璧山,還是到北碚、合川,都要從這點分路。行人多了,本地人好辦,外地人不識路,難免到了岔路口不曉得該往哪條路走。問路嘛又找不到人問,走又怕走錯路,行人感到很不方便。

  到了清朝光緒年間,這一帶人煙多了些,小橋附近坡上也有了幾戶人家。過路的行人多了,來問路的人也多了。修橋補路是做善事,立個路碑給人指路也是做善事。于是有詹姓人家出資,找石匠打了兩塊碑,分別立在岔路口兩邊,指示去路方向。從此這地方有了名字,叫雙碑。行人方便了,地名也有了,但這里的農家,人們還是日出而作,日暮而息。

  抗戰爆發,一些沿海工廠遷來雙碑附近,抗戰移民跟著來到工廠附近安家落戶。人們趕場去的是磁器口,進城是坐船,或到磁器口乘坐班車。雙碑雖說也有人聚居,形成了居民點,也不過是普通鄉村地名,不為外人知道。讓雙碑名聲大起的,是渝(重慶)南(充)公路的建成通車。

  五十年代初,開始籌備渝南公路,一九五二年正式開工,五三年建成。渝南公路起點為今沙坪壩三角碑,經北碚終到南充。

  公路通過雙碑,人們開始沿路建房,形成了小街,叫做雙碑街。有了這條主干公路,通往各廠的支線也隨即建成。沙坪壩到雙碑的公交車隨即開通,雙碑就成了附近工廠工人外出的首選地,聲名在外了。

  說到雙碑(這是泛指),就得說在這里的兩家大工廠,一家是重慶嘉陵,一家就是重慶特鋼。

  嘉陵廠前身為國民政府兵工署第二十五工廠,原在湖南株州??箲鸨l后,遷入重慶。1938年 4月建廠于磁器口附近的詹家溪。



嘉陵廠老照片


  重慶特鋼前身為兵工署二十四工廠,再往前,是熊克武、劉湘時代的電力煉鋼廠。

  時到今日,重慶嘉陵還是重慶嘉陵。重慶特鋼卻因各種因素,叫成了東華特鋼,逐漸淡出人們視線。



特鋼廠老照片


  不過本文只說重慶特鋼,不說嘉陵。要說重慶特鋼,就得從其前身說起。碼字費時間,故只能是簡單說個過程。有言在先,這是在擺龍門陣,文中所說的事,似不必去追根尋底,翻書考證。

  上世紀1919年,民國建立初期,四川正是軍閥割據時期。曾當過川軍總司令、四川督軍,又時任重慶鎮守使兼川軍第五師師長的熊克武,為了擴大自已的勢力,有足夠的力量在四川立足,決定籌辦一家煉鋼廠。這家廠取名為重慶電力煉鋼廠,以期所產之鋼,來生產槍械軍火。

  進入二十年代以后,四川大大小小的各路軍閥峰起,土匪綠林占山為王,開始了奪取四川政權的混戰?;鞈鹬心愦蜻^去,他打過來,打得來不可開交。最后是劉湘在混戰中打出了頭,在川局中舉足輕重,形式上統一了川政。

  劉湘也是個有野心的人,除了想當四川王之外,還想染指滇黔乃至問鼎中原。要想成就夢想,就得有實力。四川人多,兵員好解決,抓壯丁就有;錢也好辦,使勁刮地皮就成??梢粯訓|西不好辦,那就是軍火。子彈打一顆少一顆,槍整爛一枝就少一枝。想修,困難,想造,沒得鋼。四川當時只產少量土鐵,鑄個鍋、鑄個鏵口倒要得,打把好點的菜刀都找不到好鋼,用啥子鋼來造槍?買槍,倒是容易,洋人手頭多的是,只要有錢,買多少都行??蛇\回重慶來,卻與登天一樣的難。

  劉湘是個很有城府的人,他在四川可以當王,也表示過擁護蔣介石。但他也曉得,蔣介石表面上支持他劉湘,不過是拉攏他,為以后中央勢力入川打基礎。實際上,是不可能讓他劉湘坐大的。在上海買來了槍炮要運回重慶,得走水路。通過中央軍的地盤,能不能過是個問題,就是能過,怕也要脫層皮。除此以外,沿途各省還有各路諸候,更不要說數不清綠林山頭。這些人見了軍火路過,哪個肯放過嘴邊的肥肉不吃?因此劉湘一門心思要獨自發展軍火工廠,生產自已的槍械。之前熊克武籌辦重慶電力煉鋼廠時,就引起了劉湘的注意,想弄過來,只不過當時實力不夠而已。

  熊克武雖說是在1919年就開始籌辦重慶電力煉鋼廠,但一直是在籌辦之中。等到錢籌夠了,派人到美國購買了鋼廠機器設備,運回來了上海。隨即陸續轉駁運往重慶。剛將一部設備運回重慶,一些船還在途中,四川各路軍閥又打了起來,越打越起勁、川政已經是一團糟。剩下的設備不敢再往重慶運,只好放在沿途港口和上海的堆棧。

  到了1934年,川局穩定下來,劉湘才以四川善后督辦名義接手過來,陸續將寄放的機器設備運回重慶南岸蘇家壩。

  南岸蘇家壩有清代末期設立的銅元局,專門制造銀元、銅元等流通貨幣。銅元局有兩個主要生產工廠,一個是全部機器設備由英國制造的工廠,叫英廠。另一個是全部由德國制造的機器設備的工廠,叫德廠。

  按原先計劃,電力煉鋼廠廠址設在銅元局的英廠。經過考察,英廠地盤太小,放不下鋼廠。如果占用英德兩廠,銅元局另遷,時間最快也要兩年。費用高不說,兩年不造銀元,損失多大?還有,英廠隔江與城相望,不利于保密。江上又常有日本、法國等國的駐租界的軍艦、水上飛機往來,不利于安全保衛。劉湘不得不另選鋼廠廠址。當年交通運輸以水運為主,最后選在嘉陵江邊磁器口與詹家溪之間的一塊地建廠。這塊地大部分為荒地,只有幾戶人家,數十畝耕地,拆遷少費用低。

1931年9.18事變以后,全國人民抗日呼聲高漲。蔣介石經歷了西安事變,也開始準備抗日。此時中央勢力已經在四川立足站穩。劉湘建的這座電力煉鋼廠,蔣介石早就想整過去,一則是為以后抗戰做準備,二則斷了劉湘自辦軍工廠的路。

  見這電力煉鋼廠主要設備安裝到位,已經初具規模,因此于1936年10月,蔣介石給劉湘發電報說,要他準備把電力煉鋼廠轉為“國營”。隨后于1937年1月,蔣介石簽署了一個命令,決定重慶電力煉鋼廠從1937年1月1日起,由國民政府軍政部兵工署接管,成立“軍政部兵工署重慶煉鋼廠籌備處”繼續建廠生產,并于當月試生產出了一爐鋼。

  抗日戰爭爆發以后,于1939年7月1日正式成廠,改名為國民政府“軍政部兵工署第二十四工廠”。

  二十四工廠在抗戰期間,不懼日寇飛機的狂轟濫炸,一邊擴建,一邊堅持生產。產量由數百噸增至上千噸,最高年產特種鋼曾達到4000多噸。為抗戰期間的重慶軍工企業提供了大量優質鋼材。

  重慶解放后,二十四工廠改叫西南工業部102廠,對外代號2307信箱。筆者少時也常去雙碑,常到會山頂等地去玩,更常到2307信箱廣場看大人們踢足球、與小伙伴們玩耍。

  以后,2307信箱撤了,叫“重慶第二鋼鐵廠”,簡稱“二鋼”,與重慶鋼鐵廠(重鋼)相區別。過后又叫“重慶特殊鋼廠”,簡稱“特鋼”。

  從五十年代起,特鋼的規模不斷擴大,生產車間、家屬宿舍越建越多,包括了石井坡、大河溝,雙碑這一帶方圓數平方公里。

  隨著特鋼(包括嘉陵廠)的擴建,雙碑也因居住人口的增多而繁榮興旺起來。

  重慶特鋼在過去的數十年里,為我國的社會主義建設、為國防軍工的發展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蓝乔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