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遠不止一個東北特鋼,地方國企剛兌搖搖欲墜,特別關注四大風險點

財經 2020-06-14 14:33:28

隨著信用風險暴露呈現常態化,年初至今,中國債券市場發生的償債風險事件已達10余起,其中9起已經發生實質性違約事件。繼南京雨潤、東北特鋼短融券被爆實質性違約之后。3月30日,再爆出1只深水炸彈——天威債構成實質性違約。

天威集團連爆2只債券實質性違約

繼2月24日11天威MTN1被爆出構成實質性違約以來,不到40天的時間,天威集團再次公告稱13天威PPN001的應付本息未能按期兌付。至此,天威集團已有四只債券違約,涉及本金45億元。

天威集團此前公告稱,由于公司持續虧損,資金枯竭,主要資產被輪候查封,未能按期兌付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該中票發行總額10億元,期限為5年,到期兌付日為2月24日。

3月30日,天威集團公告稱,公司2013年度第一期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13天威PPN001)到期兌付日為2016年03月27日(遇節假日順延至03月28日),由于公司2015年持續虧損,資金枯竭,主要資產被輪候查封,導致應付本息未能按期兌付,這意味著已經構成了實質性違約。該債券發行總額人民幣10億元,計息期債券利率5.80%,債券期限為3年,主承銷商為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東北特鋼8億短融券違約 地方國企公募市場首例


目前公募債違約主體中有民企、有央企,地方國企仍然金身未破。但以近期東北特鋼“實質性違約”為轉折點,地方國企的風險逐漸開始暴露。


3月27日,東北特鋼當天到期的短期融資券“15東特鋼CP001”未能按期兌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其發行總額為8億元,債券利率為6.5%。


今天,該公司再爆出違約風險,去年底發行的將于2016年4月3日(此日為節假日,順延至4月6日)到期的超短期融資券“15東特鋼SCP001”由于流動性緊張,兌付存在不確定性。規模為10億元,票面利率為6%。


其實債市面臨的深水炸彈遠不止東北特鋼,還包括渤海鋼鐵、廣西有色等?!?span style="max-width: 100%; font-weight: 7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在去產能和清理僵尸企業的大環境下,地方政府兜底意愿下降,財政收入下滑也使得兜底能力弱化,地方國企剛兌或將搖搖欲墜。”海通固收分析師姜超團隊在報告中寫到。


特殊之處


東北特鋼“實質性違約”的特殊之處首先在于企業性質。


此前地方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備受市場青睞,因為投資者普遍相信地方政府能夠為企業兜底,并協調好對企業的救助。


東北特鋼東北特鋼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均為遼寧省國資委,處于絕對控股地位。其余股東為遼寧國有資產經營公司、黑龍江省國資委以及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公司受遼寧省國資委的直接管理,是北方最大的特鋼企業,也是國內三大特鋼集團之一。



其次,該公司的經營并非難以為繼,在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東北特鋼依然在盈利。海通數據顯示,2015年其盈利達2.29億元,較2014年增長30%,在全國鋼鐵企業中列位17名。



在這種背景下,“仍然出現短融兌付困難的情況,足以證明企業背后問題的復雜?!?/span>招商證券固收分析師孫彬彬團隊在報告中介紹:


公司現金流一直承受很大的壓力,這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資產負債率過高,近幾年高達 85%左右,其中短期債務占比近 70%,短期償債壓力一直較大;二是公司的資金被占用情況一直較嚴重,其他應收款近年一直在 20 億以上,與之對比的是 2015 年 9 月公司的貨幣資金為 54.8 億,且貨幣資金中受限比例較大。

從其 23 億其他應收款來看,公司資金有 11.6 億被遼寧省國有資產經營公司占用(其中 6.61 億元應付投資款項從 2012 年拖欠至今)。


令人擔憂的是,東北特鋼今年上半年需兌付債券共達 25 億元,全年需兌付債券達 49.7 億元,占存量債券規模的 70%,短期兌付壓力較大。姜超:



不止東北特鋼


東北特鋼并非近期遇到危機的唯一一家地方國企。3 月 18 日渤海鋼鐵組成債權人委員會,該債權人委員會由北京銀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債權人和類金融機構債權人組成,涉及債權金額1920億元。


此外,廣西有色于去年年底進入破產重整程序,財新報道稱總債務 145 億,其中包含三期 PPN 共計 15 億,已有兩期到期并違約。廣西省政府有意尋找戰略投資者參與重組,但公司經破產審計后資產負債率高達200%以上,清算回收率很低,即使債務重組成功,債權人損失或也將難以避免。


打破信仰


對此事件,民生固收稱,在行業普遍下行背景下,已經不可再迷信地方國企和國開行主承的信仰。原因主要包括:一,在剛兌打破的大背景下,政府對企業救助的意愿逐步降低;二,國有企業經營業績普遍下滑,政府的救助能力有限;三,政府和銀行的意愿并不完全統一,在協調中或存在障礙或時滯。


而從行業的角度來看,即使有盈利,企業也需要關注背后的流動性風險。同時,東北特鋼的案例,也表明省國資委在協調解決流動性危機的能力可能有所欠缺。孫彬彬:


低等級地方國企的風險可能會逐步暴露,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不可盲目信仰。東北特鋼事件給我們的經驗是要注重觀察利潤背后的短期流動性風險,通過多個指標來考察企業的現金流情況。

2014年以來債務違約事件頻發

2014年以來債務違約事件頻發,Wind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2014-2015年,共有12只債券發生了實質性違約,其中,不得不提的是,中國債市首只違約債——“11超日債”。

超日太陽2014年3月5日公告稱,11超日債第二期利息原定金額共計人民幣8980萬元,但由于各種不可控的因素,公司付息資金僅落實人民幣400萬元。因此,“11超日債”本期利息將無法于原定付息日按期全額支付,僅能夠按期支付共計人民幣400萬元。3月7日,上述公告中所述事實兌現。至此,“11超日債”正式違約,成為國內首例債券實質性違約事件。

2015年4月7日,中科云網正式公告其公司債券“ST湘鄂債”違約,資金缺口仍為2.4億。這意味著,繼2014年3月7日超日債利息違約之后,中國債券市場出現本金違約第一單。

2015年11月12日,“15山水SCP001”超短期融資券違約,為第一例SCP違約。


四大風險點需特別關注

當債牛放慢了前進的腳步,原本被盛宴所湮沒的一些問題也重新浮上水面,而此起彼伏的償債風險事件在不斷地警示債券投資者,防范信用風險或是第一要務。

分析人士指出,當前經濟企穩勢頭不明,結構性調整持續推進,信用基本面仍有邊際及局部惡化的跡象,信用尾部風險將持續暴露。未來諸如償債困難、評級調降、暫停上市等信用風險事件可能會更頻繁發生。而在個案風險事件尚不足以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共識下,債券投資更應注重風險甄別與個券精選。據既有違約事件來看,當前信用市場上有四大風險點值得特別關注。

其一是關注產能過剩行業信用風險。在宏觀經濟下行周期內,煤炭、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整體低迷導致部分企業經營能力普遍下行,現金流持續處于緊張狀態。據悉,2015年發生的信用風險事件中有70%以上集中于產能過剩及強周期行業,2016年已經發生違約的云峰集團和淄博宏達在經營利潤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能源價格下降的拖累。資信機構中誠信國際指出,考慮到目前監管層已經就化解煤炭、鋼鐵產能過剩問題出臺具體政策,且后續還可能針對產能過剩行業進一步出臺相關文件,2016年或將迎來產能過剩行業的大幅調整,預計行業內相關低等級企業債券的信用風險將加快釋放。

其二是關注短期債務償還風險。中投證券報告提示,企業債務短期化現象越發嚴重,再融資壓力提升,進而可能促發的短期流動性風險。中投證券認為,前期亞邦集團短融違約、當前的春和集團流動性危機實則均為企業現金流管理不善、債務短期化疊加銀行收縮貸款、進而促發短期流動性風險的鮮活案例。目前發行人債務短期化的趨勢并未緩解,而銀行信貸風險偏好暫難回升,不排除后期仍將有現金流管理能力較弱、經營及財務杠桿較高的企業出現短期流動性危機的可能。

其三是關注民企股權結構變動、公司治理及實際控制人風險?!跋噍^于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尤其是中小民營企業穩定性較弱,其經營狀況與實際控制人的關系更為密切,更容易受到股權結構變動或實際控制人風險等公司治理問題的不利影響?!敝姓\信國際指出,嚴重的治理結構漏洞一方面會對企業自身的經營能力造成不利影響,另一方面容易加劇銀企之間的不信任,引發銀行抽貸、壓貸行為,導致企業外部融資環境迅速惡化,因而在考察企業償債能力時,應對發行人股權結構變動以及實際控制人風險持續關注。山東山水、南京雨潤等可以說是這一類風險的“代表人物”。?

來源:wind資訊、華爾街見聞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蓝乔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