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虧死!審計報告存虛假記載,會所被罰沒450萬元

IPO案例庫 2020-06-14 16:40:46


來源:來源證監會


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郭晉龍、夏斌)

〔2017〕101號


當事人: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簡稱信永中和),2012年3月成立,住所:北京市東城區。懷集登云汽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登云股份)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中小板上市(IPO)期間財務報表、2013年及2014年財務報表審計服務機構。


郭晉龍,男,1961年12月出生,住址:廣東省深圳市。登云股份IPO期間財務報表、2013年及2014年財務報表審計報告簽字注冊會計師。


夏斌,男,1964年10月出生,住址:廣東省深圳市。登云股份IPO期間財務報表、2013年及2014年財務報表審計報告簽字注冊會計師。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信永中和違法違規案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應當事人的要求,我會舉行聽證,聽取了其陳述、申辯。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信永中和為登云股份IPO(三年又一期)及2014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過程中違反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


(一)信永中和在審計過程中未對三包索賠費用予以充分關注,未充分追查函證回函差異、執行函證替代程序不充分等,導致函證程序失效


登云股份2011年至2013年的三包索賠費用存在巨幅波動:2011年較2010年大幅增長,2012年后又呈逐年明顯下降趨勢,特別是2013年上半年三包索賠費用僅3.4萬元。信永中和的審計底稿中均未取得相應證據核實登云股份給出的解釋。


三包索賠費用客戶的回函存在以下問題:對于濰柴動力(濰坊)備品資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濰柴備品)回函蓋章不符的情況未作出有效解釋;未充分追查廣西玉柴機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西玉柴)、東風康明斯發動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風康明斯)函證回函差異;在未收到東風朝陽朝柴動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風朝柴)回函的情況下,執行函證替代程序不充分。


信永中和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12號——函證》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和《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問題解答第2號——函證》第四條第(一)款第5項中的規定。


(二)未對登云股份與江蘇申源特鋼有限公司資金往來的性質持續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從而未能發現登云股份少確認貼現費用的情形


按照合同約定,登云股份向江蘇申源特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申源特鋼)以承兌匯票方式支付貨款的金額不得超過總采購金額的70%。2013年1月至6月登云股份向申源特鋼的采購金額為3,258.72萬元(含稅),登云股份實際向申源特鋼支付的承兌匯票為3,926.01萬元,超出合同約定可使用承兌匯票限額1,644.9萬元;2014年登云股份向申源特鋼的采購金額為6,545.59萬元(含稅),登云股份實際向申源特鋼支付的承兌匯票為10,030.06萬元,超出合同約定可使用承兌匯票限額5,448.15萬元。


信永中和未對登云股份與申源特鋼資金往來的性質持續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發現登云股份少確認貼現費用的情形。


信永中和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101號——注冊會計師的總體目標和審計工作的基本要求》第二十八條的規定。


(三)未對登云股份2013年6月的銷售收入進行充分核查


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2012年年報的審計工作中,登云股份美國子公司(以下簡稱美國登云)主營業務收入科目審計底稿部分,注冊會計師抽憑范圍包括“發票號碼、裝箱單、運單等單據是否齊全,裝箱單、運單的型號數量與記賬憑證是否一致,快遞是否到達目的地,提貨單是否齊全”;對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的審計工作中,美國登云主營業務收入科目審計底稿部分,注冊會計師抽憑范圍包括“與發票信息是否一致,提貨單/快遞單是否簽字,單據是否齊全,發票號、訂單號、裝箱單號/快遞單號”。信永中和僅僅抽查了2013年6月15日、6月21日美國登云業務的“是否制作了裝箱單、是否提供發票”兩項內容,抽憑范圍不恰當。


信永中和檢查了登云股份對美國登云兩筆業務的銷售發票和發貨清單,兩批貨物在登云股份登記的出具發票日期為6月15日及6月16日,發貨時間也為6月15日及6月16日,而美國登云對GoldenEngine Parts,Inc.(以下簡稱Golden Engine 公司)的銷售發票日期顯示分別為6月15日及6月21日,美國登云確認收入的時間與登云股份發貨時間相差無幾,明顯不符合正常海運周期。信永中和未對上述異常情況保持職業謹慎,未按規定對登云股份2013年6月末的銷售收入進行充分核查。


信永中和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01號——審計證據》第九條、第十三條的規定。


(四)在相關公司存在異常關聯線索的情況下,未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進行充分核查或者追加必要的審計程序


信永中和工作底稿顯示,山東旺特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旺特)原名為山東登云汽配銷售有限公司(2011年7月13日更名),信永中和對此異常聯系并未予以充分關注。信永中和在核查中發現山東富達美汽車零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富達美)接替兩名自然人而成為山東旺特唯一的法人股東,并未對山東富達美股東信息采取進一步的核查措施。


信永中和獲取登云股份管理層聲明書和登云股份九名一致行動人出具的承諾書:截止2012年12月31日,本公司九名一致行動人均不存在對外投資企業情況,與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亦不存在與登云股份存在關聯關系的對外投資。經查,信永中和未獲取到登云股份副總經理王某樞出具的類似承諾書。


信永中和獲取的美國律師出具的American Powertrain Components,Inc.(以下簡稱APC公司)股權轉讓律師函顯示,2010年1月10日,APC公司股東由王某樞、Charles John wick變更為Bryan John wick,Mei Fang Huang和Flora Deng。


信永中和收集的APC公司相關單據顯示該公司與登云股份存在以下異常聯系:(1)APC公司裝箱單的制作人與美國登云倉庫的裝箱單制作人相同;(2)APC公司裝箱單上的聯系地址、聯系方式與美國登云相同;(3)APC公司客戶Jasper公司開具給APC公司訂單上的聯系人為美國登云總經理;(4)美國登云副總經理王某樞2010年之前持有APC公司40%股權。信永中和未保持應有的職業謹慎,未對上述異常情況采取進一步恰當核查措施。


信永中和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23號——關聯方》第十六條的規定。


(五)報告簽署情況


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2010年年報、2011年年報、2012年年報、2013年半年報、2014年年報出具了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簽字注冊會計師為郭晉龍和夏斌。


二、信永中和未勤勉盡責,對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出具的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信永中和未充分關注三包索賠費用的異常情況,未考慮到三包索賠費用回函差異的影響,未進一步采取恰當核查措施,導致未能發現登云股份三包索賠費用未入賬的情況。登云股份2013年三包索賠費未計入當年銷售費用5,020,406.98元,其中信永中和因未勤勉盡責而未能發現的三包索賠費用為2,422,328.73元。


信永中和未對發行人與申源特鋼資金往來的性質持續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從而未能發現登云股份少確認貼現費用的情形。登云股份2013年貼現票據產生的利息未計提費用2,929,311.2元。


信永中和未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對相關公司進行充分核查或者追加必要的審計程序,導致2013年未能發現山東旺特、山東富達美、廣州富匡全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富匡全)、肇慶市達美汽車零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肇慶達美)、APC公司等與登云股份的關聯關系及關聯交易。


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出具了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簽字注冊會計師為郭晉龍和夏斌。


以上事實,有信永中和工作底稿、審計報告、詢證函、會計憑證、購銷合同、提貨單、企業工商登記資料、相關人員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信永中和為登云股份IPO及2014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違反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構成《證券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三款所述“證券服務機構違反本法規定或者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的行為。


信永中和未勤勉盡責,出具的登云股份2013年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構成《證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條所述“證券服務機構未勤勉盡責,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的行為,郭晉龍、夏斌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在聽證中提出:第一,信永中和履行了勤勉盡責義務,不違反法律規定或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不應對登云股份的虛假陳述行為承擔責任。信永中和已根據審計準則要求執行審計程序,基于審計存在的固有限制,對于未能發現的故意舞弊行為,信永中和不應承擔責任。


第二,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責任不同于會計責任,會計師事務所根據準則要求恰當地運用“重要性概念”,對財務報表整體是否不存在由于舞弊或錯誤導致的重大錯報獲取“合理保證”,即符合審計準則要求,亦應被認為履行了勤勉盡責的義務。


第三,《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以下簡稱告知書)指責信永中和在為登云股份IPO及2014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違反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能成立;登云股份2010年年報本身不存在錯報問題,信永中和不應承擔審計責任;登云股份2011年年報的錯報問題僅涉及一汽解放汽車有限公司無錫柴油機廠的未入賬三包索賠費用,信永中和對此客戶的函證程序不存在違反業務規則的情況,不應承擔審計責任。信永中和在為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勤勉盡責地履行了審計職責,對于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虛假記載不承擔責任。


1.關于三包索賠費用問題。信永中和對三包索賠費用進行了審慎核查,充分關注了登云股份三包索賠費用的波動情況;對濰柴備品、廣西玉柴、東風康明斯、東風朝柴等四家主機廠執行的函證程序符合審計準則規定;告知書對2013年未入賬三包索賠費用502萬元認定錯誤;登云股份賬外存在的三包索賠費用屬于未決爭議,告知書直接將未入賬發票金額認定為應入賬而未入賬的金額,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登云股份刻意隱瞞存在爭議的三包索賠事項,調查人員是通過行政執法手段予以發現,而注冊會計師即使窮盡所有手段也難以查出;調查人員在工作中存在不恰當行為。


2.關于登云股份少確認貼現費用事宜。信永中和對申源特鋼執行了有效的審計程序,保持了應有的職業懷疑,已履行勤勉盡責義務。票據貼現費用實際由申源特鋼承擔,告知書認定登云股份少確認貼現費用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3.關于關聯方問題。信永中和已經保持了應有的職業審慎,對登云股份的關聯方關系及其交易實施了充分的審計程序,履行了勤勉盡責義務。登云股份的時任董事兼總經理歐某先未參與廣州富匡全、肇慶達美、山東富達美、山東旺特的實際經營,未對上述四家公司形成實際控制,根據實質重于形式原則,應當認定登云股份與上述四家公司不存在關聯關系;信永中和已經注意到存在“異常聯系”的山東旺特并對此進行充分核實,已經獲得合理解釋,并未發現關聯關系;美國登云通過APC公司向客戶Jasper公司銷售產品,是為了滿足Jasper公司對少數族裔采購以享受稅收優惠的要求,不能認定APC公司是登云股份的關聯方。信永中和的行為并不違反《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23號——關聯方》第十條的規定。即使信永中和未識別出上述公司構成登云股份關聯方,所導致的未能發現的關聯交易金額在歷年收入中的占比也極低,不影響財務報表的可信賴程度,注冊會計師未能發現,并不違反審計準則,不構成未勤勉盡責。


4.即使認為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的IPO審計程序存在瑕疵,所導致的未能發現的累計錯報也極小,遠未達到重要性水平,不構成重大錯報。會計師事務所即使未能發現,也不違反審計準則,不構成未勤勉盡責。


第四,針對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IPO申請文件、2013年年報的審計工作涉嫌未勤勉盡責的問題,證監會于2016年12月向信永中和下發《調查通知書》,已過兩年追訴時效,依法不應給予行政處罰。

第五,即使認定信永中和在審計過程中存在微小瑕疵,也屬情節顯著輕微,并且相關事項也未造成嚴重危害,根據我國《行政處罰法》規定的行政處罰應遵循的“過罰相當”原則,依法應對信永中和不予行政處罰。


第六,信永中和在行業里享有很高的聲譽口碑,是行業的一面旗幟,是正能量的代表,請求在本案處理時考慮該情況。


我會認為:會計師事務所和注冊會計師作為資本市場的“守門人”,應當依法履行職責,注冊會計師作為具體實施審計工作的人員,應當在職責范圍內發表獨立的專業意見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注冊會計師在為企業IPO和年報審計過程中出具的《審計報告》是廣大投資者獲取發行人和上市公司真實信息的重要渠道,也是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的重要參考,更是監管部門發行核準和上市公司監管的重要基礎。注冊會計師應當保持足夠的職業審慎,勤勉盡責地開展工作,恪守執業準則,保證所出具的法律文件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和重大遺漏。


第一,信永中和未對三包索賠費用予以充分關注,未充分追查函證回函差異、執行函證替代程序不充分,未對登云股份與申源特鋼資金往來的性質持續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對登云股份部分銷售收入進行充分核查,在相關公司存在異常關聯線索的情況下,未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進行充分核查或者追加必要的審計程序。上述行為均屬違反審計準則的行為,構成“未勤勉盡責”。我會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時已考慮了審計的固有限制,我會評判注冊會計師工作的標準是注冊會計師是否按照審計準則的規定恰當地計劃和執行了審計工作,而非要求注冊會計師對審計對象的財務報表提供絕對保證。因此,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二,我會嚴格按照《證券法》等法律法規及中國注冊會計師執業準則、規則等相關規定認定會計師事務所及其簽字注冊會計師的違法責任,并區分上市公司的會計責任與注冊會計師的審計責任。登云股份財務造假的會計責任與注冊會計師的審計責任是相互獨立的,我會追究注冊會計師行政責任的依據并非登云股份的財務造假行為,而是注冊會計師自身在執業過程中違反業務規則、未勤勉盡責、出具的文件存在虛假記載的行為。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三,關于事先告知書認定的事實情況。


1.關于三包索賠款問題。(1)三包索賠費用問題涉及到登云股份的銷售及回款,直接關系到登云股份的應收賬款金額及利潤,信永中和雖然對三包索賠費用的波動情況進行了關注,但分析性程序對三包索賠費用2011年大幅增長、2012年至2013年6月末又大幅下降的分析性描述沒有提供相應的客觀證據支持,也沒有采取進一步審計程序。


(2)關于濰柴備品、廣西玉柴、東風康明斯、東風朝柴等四家主機廠函證的情況:第一,濰柴備品的詢證函由濰柴動力(濰坊)集約配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濰柴配送)蓋章后寄回。根據濰柴配送《集約配送關于登云股份的資料說明》,濰柴配送知悉濰柴備品各年采購的產品詳細型號、數量,不知悉濰柴備品各年采購的準確金額、各年準確的銷售退回金額、各年準確的三包索賠金額、濰柴備品各年年末與登云股份準確的往來余額。因此,當事人關于濰柴備品的詢證函可以由濰柴配送蓋章后寄回的解釋,不具有合理性,也沒有證據支持。第二,2013年廣西玉柴的詢證函回函差異1,370,770.53元,登云股份向信永中和提供了8張金額相似的發票,解釋差異原因為雙方入賬時間不一致造成的,但是信永中和收到發票后并沒有對發票內容和差額進行核實,對造成函證差異的真實原因沒有實施進一步的審計程序。第三,對東風康明斯回函應收賬款中未查明差異原因的金額,注冊會計師以占應收賬款回函金額的比例較小,且低于重要性水平為由,未做進一步追查。三包索賠費用問題直接關系到登云股份的應收賬款金額及利潤,注冊會計師應當考慮其性質對利潤的影響,僅以回函差異金額低于重要性水平金額而未做進一步追查的解釋不能成立。第四,抽查發票等替代程序只能驗證已經入賬部分財務事項的真實性,并不能發現未入賬的財務費用,信永中和在未收到東風朝柴2012年、2013年半年度回函的情況下,執行的函證替代程序不充分。


(3)告知書中表述的“登云股份2013年三包索賠費未計入當年銷售費用5,020,406.98元”事實準確,5,020,406.98元是2013年登云股份未計入銷售費用的三包索賠費金額,其中當年注冊會計師審計中因未勤勉盡責而未能發現的三包索賠費用為2,422,328.73元。


(4)登云股份于2016年6月向法院對某客戶爭議金額較大的三包索賠費提起訴訟,2016年11月法院下發《民事調解書》。訴訟時間明顯晚于信永中和實施審計行為、為登云股份出具審計報告的時間,民事調解是雙方事后對債權債務達成新的認識,對認定信永中和在執業當時是否違反業務規則、是否勤勉盡責、出具的文件是否存在虛假記載、是否應承擔審計責任沒有影響。


(5)信永中和辯稱登云股份故意隱瞞三包索賠費用未入賬的事實,通過正常審計程序無法發現,只有通過行政執法手段才得以發現。我會認為,登云股份確有隱瞞三包索賠費用的情節,我們在對中介機構處罰時已充分考慮到該情節,但信永中和在審計過程中確實存在未對三包索賠費用予以充分關注、未充分追查函證回函差異、執行函證替代程序不充分等違反業務規則、未勤勉盡責的問題。我會并非苛求信永中和在審計過程中發現登云股份財務報表的全部問題,而是要求其在審計過程中遵守相關業務規則,審計程序到位,勤勉盡責,出具的文件不存在虛假記載。


(6)調查人員給濰柴動力打電話問詢問題核實情況是調查人員的調查方式之一,現有證據未發現調查人員存在不當行為,信永中和也未提出相關證據。


綜上,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2.關于貼現費用問題。(1)按照合同約定,登云股份向申源特鋼以承兌匯票方式支付貨款的金額不得超過總采購金額的70%,而登云股份2013年1月至6月及2014年向申源特鋼支付的承兌匯票均超過采購金額的100%,注冊會計師對該異常情況未充分關注。注冊會計師對登云股份與申源特鋼的采購業務真實性進行了核查,函證往來余額無誤,但注冊會計師未對登云股份支付給申源特鋼的非采購款的性質、背景等予以充分關注,登云股份與申源特鋼之間的業務有融資性質,而注冊會計師對貼現費用的承擔主體問題沒有進行充分關注。(2)登云股份與申源特鋼于2016年5月28日簽署了《承兌匯票貼現利息承擔協議》,最終由申源特鋼承擔了涉及雙方2013年至2014年期間業務的全部票據貼現費用,協議簽署時間明顯晚于信永中和履行審計責任、為登云股份出具審計報告的時間,是雙方事后對債權債務達成新的認識,對認定信永中和在執業當時是否違反業務規則、是否勤勉盡責、出具的文件是否存在虛假記載、是否應承擔審計責任沒有影響。


綜上,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3.對于關聯關系的審計,首先是要重點關注和識別有關主體是否構成關聯關系。對關聯方的界定,根據《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23號——關聯方》第九條、第二十九條以及《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編報規則第15號——財務報告的一般規定》第二條、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二條和《企業會計準則第36號——關聯方披露》第三條、第四條第(十)項的規定進行判斷。(1)本案中,從相關企業的股權結構上看,2010年8月至2013年2月(處于登云股份IPO報告期內),登云股份時任董事兼總經理歐某先客觀上對告知書認定的廣州富匡全、肇慶達美、山東富達美、山東旺特能夠直接或間接控制。當事人辯稱,歐某先未參與上述公司的實際經營,根據實質重于形式的原則并未對上述公司實施實際控制。我會認為,歐某先的持股事實足以能夠客觀、直觀地反映其對上述公司的實際控制,當事人辯稱的“未參與實際經營”沒有客觀證據支持。(2)當事人辯稱,其在審計過程中已經注意到山東旺特曾用名為“山東登云汽配銷售有限公司”,并就此向公司財務總監進行詢問、核查了登云股份與山東旺特簽署的代理協議、對山東旺特進行了實地走訪,此外還通過查詢山東旺特的工商檔案發現其股東為山東富達美,但即使對山東富達美的股權情況再進行核查,也只能獲悉其股東為肇慶達美、段某魁和景某東,無法發現其與登云股份的關系。我會認為,只有通過全面了解股權結構,才能夠直接、客觀地識別出關聯關系,訪談和走訪等方式可以作為協助的調查方式,但只有全面調查和描繪出完整的股權結構,才足以作出排除關聯關系的判斷;而在股權結構圖的描繪過程中,逐級向上追溯到最終實際控制人(多數情況下應追溯到自然人以獲取足夠合理保障)是普通人都能理解的、調查應進行到的程度;而當事人查詢到山東旺特的股東為山東富達美即止,并認為即便再對山東富達美的股東進行核查也發現不了與登云股份的關聯關系,顯然該關聯方核查程序不夠充分到位。(3)當事人辯稱,美國登云通過APC公司向客戶Jasper公司銷售產品,是為了滿足Jasper公司對少數族裔采購以享受稅收優惠的要求,不能據此認定APC公司是登云股份的關聯方。而信永中和收集的APC公司相關單據顯示該公司與登云股份存在的多項異常聯系,如APC公司裝箱單的制作人與美國登云倉庫的裝箱單制作人相同,APC公司裝箱單上的聯系地址、聯系方式與美國登云相同,美國登云副總經理王某樞2010年之前持有APC公司40%股權等,足以證明APC公司與登云股份之間存在異常聯系,注冊會計師應進一步核查APC公司與登云股份之間的關系。


綜上,注冊會計師未保持應有的職業審慎,未對相關公司進行充分核查或者追加必要的審計程序,在關聯方審計程序中未勤勉盡責,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4.當事人辯稱,信永中和的行為不違反《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23號——關聯方》(2010年11月1日修訂版)第十條的規定。經核查,我會認為,信永中和未充分核查的行為不違反《中國注冊會計師審計準則第1323號——關聯方》第十條的規定,而是違反第十六條“某些安排或其他信息可能顯示管理層以前未識別或未向注冊會計師披露的關聯方關系或關聯方交易,在審計過程中檢查記錄或文件時,注冊會計師應當對這些安排或其他信息保持警覺”的規定,我會對此申辯意見采納并予以更正。


5.我會在作出行政處罰時,對當事人提出的重要性水平給予了關注。2013年信永中和未能發現的累計錯報共計5,351,639.93元(包括三包索賠費用2,422,328.73元及貼現費用2,929,311.20元),超過其2013年確定的重要性水平(4,049,763.54元)。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6.當事人提出登云股份2010年年報本身不存在錯報問題,信永中和不應承擔審計責任;登云股份2011年年報的錯報問題僅涉及一汽解放汽車有限公司無錫柴油機廠的未入賬三包索賠費用,信永中和對此客戶的函證程序不存在違反業務規則的情況,不應承擔審計責任。經核查,對此項申辯意見予以采納,并在處罰金額中扣減2010年審計費用26萬元,2011年審計費用48萬元。


第四,當事人提出信永中和對登云股份IPO申請文件、2013年年報的審計工作涉嫌未勤勉盡責的問題,證監會于2016年12月向信永中和下發《調查通知書》,已過兩年追訴時效,依法不應給予行政處罰。經核查,我會于2015年4月27日向信永中和發出《調查通知書》(編號:調查通字151330號),說明“發現違法行為”的時間明顯不晚于2015年4月27日,發現違法行為的時間距信永中和為登云股份IPO項目出具審計報告之日(2013年12月4日)未超過兩年時效。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五,信永中和為登云股份IPO及2014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違反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為登云股份2013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未勤勉盡責,出具的登云股份2013年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其審計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并非顯著輕微,其出具的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影響了投資者的判斷,對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產生了不利影響,造成了一定的社會危害后果,不存在減輕處罰或不予處罰的情節。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第六,信永中和在行業中的聲譽口碑與本案處罰事項無關,對此項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信永中和為登云股份IPO及2014年年報提供審計服務的過程中違反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構成《證券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三款所述“證券服務機構違反本法規定或者依法制定的業務規則”的行為。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我會決定:責令信永中和改正,沒收違法所得188萬元,并處以188萬元罰款。

信永中和未勤勉盡責,出具的登云股份2013年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構成《證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條所述“證券服務機構未勤勉盡責,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的行為,郭晉龍、夏斌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的規定,我會決定:責令信永中和改正,沒收業務收入32萬元,并處以32萬元罰款;對郭晉龍、夏斌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綜上,我會決定:


一、責令信永中和改正,沒收業務收入32萬元,沒收違法所得188萬元,并處以220萬元罰款。


二、對郭晉龍、夏斌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沒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7年12月6日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蓝乔配资